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要闻/ 正文

融创vs万科,世纪之争的华丽开篇和尘埃落定

笑看风云起,静待山雨来
 
闲谈花非花,近观白非白
 
\
 
  开篇的文章,写一下最尊重的两家企业,文章中提到的一些不当论点,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和看法,接受各位拍砖,也欢迎各位指正。
 
  书归正传,从融创vs万科的世纪之争说起。
 
  一、公司&公司,人&人
 
  说起万科,这是一个从中国有房地产企行业开始,这个行业孵化出的唯一的一个被老百姓认知的地产品牌和领军企业,没有其他,欢迎反驳。
 
\
 
  再看融创,融创是一家怎样的企业,要先从与子同袍的顺驰说起。
 
  说起顺驰,要先从一个江湖传说说起:话说在2003年,某个大佬云集的论坛上,孙宏斌说出了“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超过40亿,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的各位,包括王总”的狠话。
 
  这不仅让在场的大佬们都为之震惊,其中,被叫板的王石,轻描淡写的那句“你不可能这么快超过万科,是不是要注意控制风险?”的背后,2007年1月29日,路劲基建发布公告,宣布将再投13亿港元收购顺驰近40%股权,加上2006年9月12.5亿元收购的55%股权,路劲基建已鲸吞顺驰超过90%的股权。
 
  3年前喊出百亿战略的顺驰神话以破灭告终,教父王石一语成谶。这是顺驰和万科世纪大战的第一仗。
 
  万科兵不血刃,顺驰黯然出局。
 
  说起王石,这是一个从有房地产企业家开始,这个行业培育出的最被认可为“教父”式的明星企业家超级IP。
 
  可红可黑不离关注,可甜可咸自成焦点,同样没有其他,欢迎反驳。
 
  再表孙宏斌,创立了顺驰和融创两家传奇企业的大佬式人物。
 
  姑且没有称之为“教父”,首先是因为2003年喊出做全国第一狂话之后快速的落寞,彼时“疯狂”与“悲情”的交替的浮沉,轻狂之余多过沉稳;更因为2011年开始融创又一次的高歌猛进,再一次让“激情”和“野心”出现在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从全国化并购到入主乐视,从分手绿城到佳兆业折戟;即便是现今自认更小心的融创,已经褪去诸多铅华,但是那些担心和疑虑,以及恐惧和猜忌。
 
  孙宏斌身上的“枭雄”气质,始终与王石作为教父式的“沉稳”和“老练”,在平静中多出了几分锋利,以及暗夜里也隐藏不住的光芒。
 
  二、江湖往事vs生长之路
 
  2015年7-8月,整个中国房地产行业热度最大的头条,都围绕一场世纪大收购展开。
 
  尤其是8月26日宝能系连续三次举牌,累计持股15.04%,取代央企华润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这不仅打破了万科近15年的股权平衡,也让行业的关注度达到了顶点。
 
  而另一方面,是淡出万科管理多年的“教父”王石公开发声在微博直接将宝能系讲做“野蛮人强行入室”,并代表四万万科人正式向宝能系下战书:“万科不欢迎野蛮人!”
 
\
 
\
 
  然而这一次,“教父”的雄心并没有阻止时间的前行。伴随深铁入主万科,宝能首次举牌2两年后的2017年6月30日下午14:30,万科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王石谢幕,郁亮接任董事长!
 
  万科新一届董事会亮相!
 
  从此,万科进入“后王石”时代!
 
\
 
  新任董事长郁亮含着泪光用六个词表达了对王石的感谢。
 
  同样表达出敬意的,还有发微博深情告白的田小姐:
 
  “我有幸在你身边耳濡目染,更有幸可以亲眼见证你未来要做的每一件事。不知道每个人最终追求是什么?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不疾不徐,不偏不倚。守护你,也成全自己。”
 
\
 
\
 
  但是离身而去的王石,在206天之后的水立方,在他67岁生日的当天,做了《回归未来》的演讲。
 
  王石罕见地充满感性地分享了自己地传奇经历和人生思考,其间王石一度,泪流满面。
 
  失去了王石的万科,在地产之外的道路上走出越来越多的精彩,万科最新官网的世界500强依然花团锦簇。地产排在诸多业务的前面,并行的业务领域里,开出越来越多的新兴业态的硕果……
 
\
 
  “万科坚持走住宅专业化的信念没变。以前有人游说万科多元化,我的回应是我死了以后再说。但现在想法有变,如果有一天,万科不走住宅专业化道路了,就算我死了,你们搞多元化,我还是会从骨灰盒里伸出一只手来干扰你。”
 
  这段话节选自2012年游学美国的王石接受的采访。
 
  还有,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0月27日北京万科发布“好房子,好服务,好社区”的“新三好”体系,代表万科的老业主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但是在这之后
 
  已经好多年听不到那个始终代表行业前沿的万科说出的,关于住宅地产有关的“万科式观点”了......
 
  在几乎同样的时间周期,融创走出了不同的发展历程。
 
  ·折戟绿城和超越绿城
 
  自2014年底 ,中交集团以总价60.148亿港元将购得绿城中国24.288%股权,与九龙仓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国进民退,中交取代融创,和九龙仓成为绿城并列第一大股东。这距离融创在当年5月份入主绿城,仅过去100多天时间。
 
  同样在100多天以后,伴随中交增持成为绿城的第一大股东,融创绿城宣告和平分手,融创退出绿城。
 
  借用冯仑在他的《野蛮生长》中的一句话:“江湖方式进入,商人方式退出”,对于 “融绿之战”来说,则相反是“商人方式进入,江湖方式退出”。
 
  尽管孙宏斌说,“再大的生意也只是门生意”,但是彼时他的内心,不甘心的比重应该要远远大于收益的部分。
 
  即使在同样的时间周期里,融创同样在佳兆业的收购上遭遇顽强阻击,但是比起佳兆业这块没吃到嘴里肉来说,绿城的这一脚刹车,同时刹掉的,是一个梦想提速的可能,毕竟这一次融绿的联姻,融创距离上一次喊出的超越万科,在多年后迈出了那么重要的一步。
 
  与其说退出绿城这脚刹车把未及起跑的遗憾踩在了孙宏斌心里,不如说这更像是一个“挫折式蓄力”,给融创后续的反弹给出了一个强有力的推力。“弱者把失败当成挫折,强者把失败当成动力”,这或许就是强者和弱者最大的区别。
 
  三年后在上海电影博物馆惊艳亮相的“融创新中式产品发布会”,会上正式发布融创的中式产品谱系,隆重推出的桃花源系、雅颂系、宜和系三大标杆产品系,不仅代表着融绿分手后融创在产品端的强大的厚积薄发的成长力,也意味着融创,开始超越甚至是取代绿城以及其他一众中式建筑的开发企业,成为中式建筑的重要传承者。
 
  这是让整个业界震惊的发现,原来融创,已经在绿城的肩膀上,成为了超越绿城的,更好的“融创”。
 
\
 
\
 
  ·时代的责任和产品的初衷
 
  伴随着“中国传统文化”自信的建立和复苏,衣食住行各领域的消费方式和消费需求,都向着认可和接受“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生长,从“国潮”到“国创”,都是最好的证明。
 
  在这样的时代需求下,房地产界的金科、融创、泰禾三剑客走在了同步时代的前列。
 
  但是,赫然把产品战略与社会责任挂钩并喊出来的,是融创。
 
  同样,体系化的把“传承一种逐渐消逝的中式建筑”作为产品的初衷来形成深度研发和建设而非停留在噱头层面的,也是融创。
 
  同时,在产品品质呈现上实现了市场全面认可和肯定的,还是融创。
 
\
 
\
 
  “做最好的中式产品,是融创的使命,也是基于传承的一种责任。我们要做的除了迭代更新,更重要的则是在新的生活需求下,去传承与发扬。”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关于融创在时代责任下的产品观。
 
  不仅表达了融创在产品研发上的风向标,更用一系列落地项目的绽放,印证了融创在住宅产品中难度最大的中式产品领域已经在战略和落地,逐步实现了“产品领先效应”并建立了行业标杆地位。
 
  在社会责任层面占高,在产品品质层面深耕,在全国布局层面超越。融创这“高精快”的组合拳,悄无声息间,已然封王。
 
  ·版图的布局和无声的超越
 
  除了兼具社会责任和产品策略的“超超超”,态度坚决且充满策略意识的“买买买”同样是融创另一条坚定迈出的新干线。
 
  众人瞩目的2017年世纪大并购中,融创以631.7亿元价格收购万达集团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76个酒店100%股权。从并购这一刻起,融创除了自己肩负的“总有心意传中国”的建造使命之外,又重新肩负起了“创造文化幸福”的另一个时代责任。
 
\
 
  当然,有了另一个时代责任的肩负和粮草弹药的收入囊中。融创战略版图的产业链条终于在两大社会责任加持的大背景下,形成闭环。
 
  几乎是在“总有心意传中国”产品战略发布的同时,2018年10月29日夜间,融创发布公告称,融创以总代价约为62.81亿元。持有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
 
  也在半年后的2019年3月25日,融创在北京水立方的文旅产品发布会上,正式对外公布了其四大产业拼图。由此,融创文化集团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并举,成为融创的四大战略板块之一。
 
\
 
\
 
  “为中国家庭提供美好生活体验,是我们企业努力的方向。”
 
  这是融创在完成世纪大并购之后,首次对外系统、完整地表达品牌理念。
 
  未来,作为“中国高端精品生活创领者”的融创地产,作为“品质生活服务专家”的融创服务,作为“中国家庭欢乐供应商”的融创文旅,以及聚焦内容环节、布局文化行业全产业链的融创文化,成为融创对这个时代需求,最完整的答卷。
 
  ·服务领域的异军突起和规模增长理性的降速
 
  和产品战略及企业布局同步润物细无声增长的,还有融创近两年越来越引以为傲的服务板块。
 
  据第三方权威咨询机构赛惟咨询发布的数据,继2018年之后,2019年融创服务的客户满意度再度达到90分,远高于行业前十85分的平均水平,再度成为行业标杆。
 
  同时,在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物业品质服务领先品牌企业”榜单中,融创服务高居三甲。
 
\
 
  这同样,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这意味着融创在更不擅长的服务领域,进入了足以比肩行业标杆龙湖的绝对第一阵营,并且这一还是一个持续扩大的增长优势,从2018到2019,甚至2020,以及以后。
 
  2019年的12月5日,人们都在热议孙宏斌实现了16年前超越万科诺言的时候,在青岛的一个发布会上,成为热点的孙宏斌平静的说,“融创销售额短期超过万科是意外,明年还会保持在第四名,比数量的话就显得没有档次了”。接下来的12月份,融创理智的减速让自己保持在了孙宏斌希望的那个第四的位次。
 
  确实,对于在产品层面超越绿城,文旅板块全国布局,服务领域做到标杆,以及规模进入第一阵营的融创来说,已经从能否超越万科,变成了要不要超越万科的时候。
 
  超不超越,真的不再重要了。
 
  2020年3月的融创业绩发布会上, “销售规模的增长未来不是重点,利润和品质才是第一位的。” 是孙宏斌提出融创新的经营逻辑。
 
  其实在2019年3月的业绩发布上,他同样讲出了类似的话,那句云淡风轻的“我们不想做第一已经很多年了”,既像是一个高能力者对于“第一”的释怀,以及,内心深处,作为领跑者的淡然。
 
  这是跑在超越万科赛道上的,又逐渐跑离了赛道的融创的故事。时代需要什么,融创就关注什么,就专注什么。这是时代选择了融创,也是融创选择了时代。这种双向选择的“封王”,这不仅是上一个时代的万科所没有企及的高度,在这个时代和行业里面,融创之外,也无出其右者。
 
\
 
  话外篇
 
  有粉丝在《青山遮不住柳传志》留言说:老柳是个好同志,培养了孙宏斌这么大的企业家。
 
  未来某天,教父王石偶遇柳传志,王石跟柳老:“柳总,培养了个高手,后生可畏。”柳老微笑答道:“我们应该去种树,后人再种树,就能成林了。走,种树去。”
 
  万科业绩发布会上,接班人郁亮回应股价下挫时,还在强调着万科的组织与传统。
 
  与此同时,完成减持金科的融创,持币迎来新的出发。
 
  歌曲《说书人》里,暗杠问寅子:“弟弟,嘛时候是津门第一呀”。
 
  夜幕下,坐在办公室的孙宏斌,窗外灯火阑珊。
 
\
 
  合作请关注“地产说书人”(godfather_2020),后台私信,留下“姓名+电话”。
 
  作者:地产说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