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娱乐/ 正文

昨晚的吐槽大会毫无征兆地便进入了半决赛

在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停播一期后,昨晚的《吐槽大会》毫无征兆地便进入了半决赛。说是毫无征兆,概因原本的体育专场只播了上半场,按道理来说,经过后期大大们的鬼斧神工,下半场就算是被阉割也应该播出个残缺版。

更何况,无论是篮球足球两方,还是官媒都就此事发声以正视听。许多观众保留着美好的愿望,体育专场上半场的攻击性,让人开始get到脱口秀原本应该有的样子。

然而可惜的事,艺人们的鞋子能打马赛克,奈何脱口秀演员的段子不能。就在观众不明所以的情况下,杨笠、杨蒙恩等人就已经无缘了半决赛。只有主持人的口播和呼兰等人的后采里频频蹦出来的“已经比了九期”,提醒着观众存在着传说中“消失的第八期”。

其实从本季《吐槽大会》开始以来,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作为发起人的李诞,不遗余力地在探索脱口秀的边界与尺度上的努力。

或许是受去年王勉音乐脱口秀的启发,所以今年的《吐槽大会》里增加了许多不同形态与脱口秀的结合。最为成功的探索之一,便是易立竞“审问式”脱口秀——犀利而不失节奏,保留了脱口秀适度的“冒犯”,灵魂发问常常怼地人哑口无言;精巧的文本设计,不落于谐音梗之类的俗套,是异于职业脱口秀演员的所在。

相较之下,最后同样也进入到决赛的大张伟闹腾归闹腾,欢乐归欢乐,但实际上他的表演形式当真跟脱口秀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也就是为什么阎鹤祥吐槽他表演脱口秀的秘诀就是“不说脱口秀”。大张伟肯定是个喜剧天才,但他说的绝对不是脱口秀。

大张伟的这种表演方式,更像是李诞对于流量的妥协。就像《歌手》里一飙高音就容易引发现场观众的嗨点,现在的《吐槽大会》部分时候也有表演形式大过文本内容的趋势。易立竞就一戳破——“把精华都去掉,只留下哗众取宠的东西,吐槽大会也应该这样,把大张伟留下。”

甚至还有高级黑的内涵——“五条人在《乐队的夏天》拿了第二名说明什么?说明搞笑拿不了冠军,只有音乐能拿冠军。”这句话之下,被插刀的可就不止王勉一个人了。如果最后《吐槽大会》大张伟拿冠军,那可真就是黑幕进行到底了。